嵩山论剑 书院文化 少林文化 诗词曲赋 嵩山影集 中华精神 大学元典 论语元典 孟子元典
中庸元典 四书五经 字意辨析 时事闲话 诚信建设 文献讲话 聚焦社会 他山之石 留 言
 大学元典  
 文献讲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字意辨析 >>
“兴亡周期率”,还是“兴亡周期律”?
今天我们在此考证到底是“兴亡周期率”还是“兴亡周期律”,可能真的是有点咬文嚼字了;但把“兴亡周期率”问题从语言学角度提出来,进而从政治学角度考虑怎么解决,却是很有必要和意义的
  
    《咬文嚼字》杂志上周公布2009年度十大语文差错,列于其中的有“兴亡周期率”,评点者认为正确的表达应为“兴亡周期律”;理由是,“周期律”是一种规律,指事物发展过程中某些特点反复出现,不是两个数值的比率。
   
“兴亡周期律”表达不了当年谈话的深层次含意
   
    从语义的角度看,应该说“兴亡周期律”更容易让人理解;但仔细一揣摩,却感到“兴亡周期律”一词反映不出当年毛泽东与黄炎培谈话的深层次含意。
   
    规律揭示的是事物发展中必然的、稳定的、客观的联系,人们可以认识和利用规律,却无法改变规律。如果讲“周期律”的话,是不是否定了“跳出”兴亡周期的可能性?这样也就没有必要寻找打破兴亡周期的“新路”了。
   
    所以,黄炎培谈话中提到的“历史周期率”,除了包含有“规律”的意思,更多地是概括了历史上在一定条件下发生政权兴亡更替现象的“概率”。黄炎培当年出版的《延安归来》一书中,用的就是“周期率”一词。
   
    结合语境看,用“兴亡周期率”更好更合理。我们且来回顾一下他们当时谈话的情境。1945年7月1日,黄炎培等国民参政员飞赴延安访问。7月4日,毛泽东特邀黄炎培等到他家里做客。他们谈了一个下午,最后,毛泽东诚恳地问黄老:您来延安考察了几天,都有什么感想?黄炎培坦率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
   
    黄炎培的担心是有充分史实根据的,中国历史上长的王朝几百年,短的就几年。自秦到清总共62个正式的王朝,平均统治时间60年,就是跳不出先兴后衰的周期率。从表面看,是宫廷争斗、外侵、天灾、民变使之衰败、倾覆;从根本上说,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结果,是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是封建****统治对政治、经济、文化的压抑。中国封建专制历史悠久,自秦始皇奠定中央集权的皇权专制大一统局面后,历代相沿。各个朝代都是皇权高于一切,皇帝可以独断专行、任意妄为,因此摆脱不了历史兴亡的周期率。
   
    我们再来重温黄炎培对中国封建王朝“先兴后衰”的“周期率”的原因分析:“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于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国历史上,一切剥削阶级及其政治集团建立的政权,都没有摆脱兴亡周期率。新的封建王朝在夺取政权后,又开始依附在****权力体系的基础上,拼命地捞取好处,一代一代捞下去,又激化了同广大人民群众的矛盾,于是又一轮农民起义爆发了,又一个历史周期开始了。
   
    毛泽东对中国历史和中国社会是非常熟悉的。如何摆脱兴亡周期率,正是他在革命即将取得成功时所考虑的一个大问题。他在应答时坚定地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的这番话也表明,在当时他们谈话的语境中说的是“概率”,而不光是指“规律”。毛泽东的表述很明确:封建社会摆脱不了的政权兴亡周期率现象,我们******人是能跳出来的,办法就是把权力交给广大人民群众,而不是交给少数人。专制的对立面是民主,民主就是由多数人说了算,实行多数人的统治。这不是打破历史规律,而是作出了符合历史规律必然要求的选择。
   
从政治学角度思考“兴亡周期率”问题很有必要
   
    今天我们在此考证到底是“兴亡周期率”还是“兴亡周期律”,可能真的是有点咬文嚼字了;但把“兴亡周期率”问题从语言学角度提出来,进而从政治学角度考虑怎么解决,却是很有必要和意义的。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由西柏坡移驻北平的路上,异常兴奋,形象地把今后党领导建设新中国的宏伟事业比作“进京赶考去”。怎样考出好成绩呢?毛泽东的回答是:“我们不是李自成进北京,他们进北京就腐化了。我们******人进北京是要继续干革命,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共产主义。”
   
    执政,就意味着掌握权力,在掌握权力的情况下,怎样防止一些领导干部以权谋私、形成既得利益集团?关键是要营造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体制和机制,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只有坚持不懈地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我们才能“跳出”历史的兴亡周期率。


  在线QQ:550549236
版权所有  嵩山书院网 www.嵩山书院.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