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论剑 书院文化 少林文化 诗词曲赋 嵩山影集 中华精神 大学元典 论语元典 孟子元典
中庸元典 四书五经 字意辨析 时事闲话 诚信建设 文献讲话 聚焦社会 他山之石 留 言
 大学元典  
 文献讲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字意辨析 >>
“百家讲坛”的“坛”是“酒坛”的“坛”吗?——谈对简化字的误解
中央电视台2001年7月开创“百家讲坛”栏目,历经八年的茁壮成长,现已枝繁叶茂了,并且成为科教频道的品牌栏目。在“百家讲坛”栏目亮相的诸多学者、专家的讲义也变成了各种出版物,纷纷摆上了各大书店的书架,真是琳琅满目。闲暇之余我也去书店翻翻书,当我看到这些专家的“百家讲坛”的讲义时,印在这些书籍封底的一段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百家讲坛》栏目一贯坚持“让专家、学者为百姓服务”的栏目宗旨,栏目在专家、学者和百姓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一座让专家通向老百姓的桥梁”,从而达到普及优秀中国传统文化的目的。《百家讲坛》栏目坚持“《百家讲坛》,坛坛都是好酒”的节目制作理念,不断培养专家、学者的公众意识,不断强化媒体为受众着想的服务意识。
 
这段话语中“《百家讲坛》,坛坛都是好酒”的节目制作理念,似乎把“讲坛”之“坛”和“酒坛”之“坛”混为一谈了。从简化字来看,的确字形字音都没有变化,如果不从字义推敲的话,很容易被看成一字多义,但还原为繁体字后就会看出它们的意思却大相径庭了。《辞海》中“坛”的意思为:㈠【壇】③讲学的场所。如:讲坛。㈡【壜、罎、罈】一种口小肚大的陶器。如:酒坛;菜坛。陆龟蒙《谢山泉》诗:“石坛封寄野人家。”《辞源》中“壜”的意思为:一种小口大肚的圆形陶器,如酒坛之类。又作:“罎”、“罈”“墰”。由此看来,“讲坛”之“坛”与“酒坛”之“坛”的意思相差甚远了。这是对简化字的误解。汉字在简化过程中所采用了一种一对多的方法,即用一个简化字代替多个繁体字。这样的例子还有诸多,如当(當、噹)、尽(盡、儘)、罗(羅、囉)、干(干、乾、幹)、台(台、臺、檯、颱)、发(發、髮)等。在简化字的使用过程中,当这类字同时出现的时候,就容易产生误解。如宋代著名文学家苏轼的词《念奴娇·赤壁怀古》用繁体字书写为“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朱东润主编《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第二册)“雄姿英發”之“發”和“早生華髮”之“髮”简化字都写作“发”,但意思却相差甚远。作为简体字本教材,如果没有注释的话,便很容易被误解。
 
在中国大陆,除研究古代历史文化、文学、哲学的专业研究者之外,一般公民都在使用简化字,简化字也是官方的通行文字。现行简化字从1956年颁布实施以来,除了1977年的再次简化风波之外,再没有出现什么大的争论,但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潘庆林提议花10年时间逐步恢复使用繁体字,在各种媒体上引发了激烈的汉字繁简之争论。同样在权威媒体——中央电视台视上进行了两场影响较大的讨论,一是王小丫主持的《今日观察》,一是崔永元主持的《小崔说事》。《小崔说事》栏目中说“1956年新中国开始推行汉字简化,50年来简化字推广有条不紊,简体字、繁体字相安无事,然而,近几年来,汉字的简化却开始受到来自民间的质疑。”我想民间的质疑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近年来在简化字的运用中的确出现了很多问题,简化字不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不说,更不能容忍的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的发生,如本文开始谈到的“百家讲坛”栏目将“讲坛”之“坛”与“酒坛”之“坛”的混同。因此,潘庆林委员的提议是值得思考和讨论的。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上半年,各大媒体尤其是网络都在争论这个话题。大多数人争论的焦点是简化字能否体现中国的传统文化的问题,也有少数人已经关注到了某些简化字在使用的过程中表意的混乱,但似乎并没有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就连学者、专家云集的百家讲坛栏目也出现这样的混乱并未能纠正。
 
类似于这种简化字表意的混乱还有兩种现象值得注意,一是用古代已经存在的笔画较少的字来代替毫不相干的繁体字。如这样几个常见字,穀(谷)、幾(几)、舊(旧)、醜(丑)、麺(麪、面)、雲(云)、等;一是用原来就存在的笔画少的古字代替笔画多的繁体字。如後(后)、從(从)、雲(云)、電(电)、鬍(胡)、禮(礼)、纔(才)、爾(尓)、網(网)等。这些简化字在运用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误解,误解更多的是把这些一字多替的简化字当成多义字理解。尤其是在中小学的教学中,更容易出现这种混乱。不管主张废除简化字也好,还是坚持使用简化字也好,其中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在文字的使用中不能出现误解,尤其是在公共媒体上出现误解就会形成误导。半个世纪以来,在文字的运用中存在着这样的混乱现象,说明我们的语文教育还是有一定的缺陷。
 
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简化字,要一下子废除,也并非易事,让全体公民再掌握繁体字也比较困难。笔者认为可以继续使用简化字,保留繁体字,推行繁简对照,对容易产生繁简误解的这部分字在语文教学中予以重视,相信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简体字发挥其工具的作用,繁体字发挥其文化承传的作用,二者长期并存,同样是汉语和中华文化的承载者。作为高校的古代文史哲的研究者必须掌握繁体字,这样才能更好的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现在有很多古典教材使用简体字排版发行,其主要原因是考虑到当前启蒙教育是从识简体字开始,以后的学习中仍在使用简体字,很少接触繁体字,担心学生不能更好的理解教材。作为高校的一个专业,目的是为了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简体字的教材有很多盲点和误解,不能完全表现本意。因此,建议在高校和研究机构恢复使用繁体字教材,中小学语文中的文言文也用繁体字排版,相信这种方法是可行的。在繁简之争中,不能走极端,我们要很好的利用中国的中庸之道,使汉字既要书写方便,又承传了中国传统文化。


  在线QQ:550549236
版权所有  嵩山书院网 www.嵩山书院.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