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论剑 书院文化 少林文化 诗词曲赋 嵩山影集 中华精神 大学元典 论语元典 孟子元典
中庸元典 四书五经 字意辨析 时事闲话 诚信建设 文献讲话 聚焦社会 他山之石 留 言
 大学元典  
 文献讲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华精神 >>
彭家鹏:做一个民族音乐家很幸福
      2009年7月1日晚,武汉音乐学院编钟音乐厅内灯火辉煌,国内最大的民族乐团——东方中乐团首场音乐会盛大上演,当指挥棒画出最后一道优美的弧线,掌声如潮水般涌向首席指挥彭家鹏。

  披肩的长发微卷,明亮睿智的小眼睛时时含笑。细小的指挥棒一到他手中,就如魔棒一般,灵巧跃动。指挥时而如小桥流水,柔和舒缓,时
而如惊涛拍岸,急促有力。情到深处,长发随指挥棒一起狂舞,让人分不清到底是他感染了音乐,还是音乐感染了他。

不忘中国情

  “中国必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级交响乐团,这个乐团必须是中国人的,而且是中国的民族音乐!”彭家鹏说。今年4月27日,第46届米凯朗杰利国际钢琴音乐节上,他率领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应邀在开幕式上演奏,中国民族交响乐团实现了在世界级音乐节上演奏的零的突破。

不断献上的鲜花和持久的掌声证明了彭家鹏不负“中国传统音乐大使”的使命。然而,有谁知道,彭家鹏最先其实是学西乐的,十多年前的他并不懂民乐。

  1965年,彭家鹏出生于安徽,自小热爱指挥的他西乐学习成绩斐然。1996年,他以亚洲唯一的青年指挥家身份赴第35届国际康德拉申指挥大师班进修,获“康德拉申大师班奖”。第二年,他又在乌克兰的国际指挥大师班学习中荣获第一名,学习期间就受聘担任乌克兰国家级交响乐团指挥。

  毕业时,乌克兰盛情挽留,他却出人意料地谢绝了。“我有自己的国家。音乐是我的生命,但我不能忘记我是中国人。”

  2009年1月9日,“北国之春——中国维也纳新春音乐会”在金色大厅奏响。这是国内省级交响乐团第一次登上金色大厅,也是彭家鹏连续第十次执棒金色大厅。他将中国关东地区辽远广阔的地域特色和豪爽大气的民族特质融入变幻万千的手势、不停跃动的指挥棒中,赢得满堂掌声。“十年来指挥维也纳中国新年音乐会,亲眼见证它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接受,我感到自豪和激动!”

用指挥棒感动观众

  “太棒了!中国音乐和马斯卡尼、普契尼的作品同样精彩!”“好听!好听!”中国民族乐团第一次在世界级音乐会上演奏就好评如潮,这使彭家鹏激动不已,“这是对中国民乐的认同,说明中国音乐在进步。”

  1997年,彭家鹏第一次指挥民乐,“中国民乐色彩丰富,可塑性强,我一接触就上瘾了。”

  三年后,彭家鹏第一次带领国内民族乐团在世界音乐之都登台演出,“龙年中国民族音乐会”在《春节序曲》的喜庆欢腾中奏响。细细的小棒慢回轻扬,随即,《月儿高》展开一幅悠远苍茫的月光图,《喜丰收》激昂奔放,《小河淌水》、《大姑娘美》或活泼或宁静,呈现出中国民乐独有的意境美。当天,可容纳1700人的金色大厅座无虚席,还加售了300张站票。

  然而,由于文化差异,要让西方接受并喜爱中国民乐并不容易。彭家鹏第一次出演,就与欧洲音乐界泰斗布拉威进行了一次“较量”。

  在布拉威的印象中,中国民乐无非“搞些小打小闹、一两件乐器的独奏、穿件花衣服跳舞”,靠这些西方人没有见过的东西取悦观众。彭家鹏当即回应:“你不懂中国民乐,需要学习。”语气坚定,面容严肃,翻译都不敢译。刚试听完排练第一曲,90岁高龄的布拉威就折服了。音乐会后,《信使报》称赞彭家鹏“兼具小泽征尔和穆蒂的指挥风范”。

  歌剧是一门可以全方位展示音乐和文化的综合艺术。半年前,彭家鹏给自己下了一封挑战书:打造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民族歌剧。2009年7月4日至6日,彭家鹏首次指挥中国歌剧《原野》。棒移声起,如低沉闷吼,原野的阴霾即罩眼前,仇虎的仇恨直扣人心,连演三场,观众无不动容。彭家鹏说,中国民乐潜力巨大,做一个中国音乐家是很幸福的。

让民乐奏响世界

  2005年,彭家鹏推出中国广播民族乐团音乐季,开内地民族音乐“音乐季”制度先河。他还把五线谱引进民族管弦乐作品,把西洋乐器中的大提琴、打击乐中的鼓引进民乐团,以充实低音部分的厚度,丰富指挥风格。

  格拉茨交响乐团被誉为“奥地利音乐世界的奇葩”、“维也纳音乐风格的标杆”,2007年,彭家鹏指挥该乐团演奏一场以莫扎特为主的音乐会,现场近2000人中只有他一个中国人,但他毫不犹豫:这个险值得冒!在他的坚持下,关峡的《第一序曲》和方可杰的《热巴舞曲》等中国作品上演。挥棒轻摇,《第一序曲》寥廓的天宇随即在铜管声中悠然显现;随着彭家鹏逶迤手势的引导,小提琴独奏如泣如诉,木管深情回应,仿佛互诉重逢的缠绵。全场观众屏住呼吸听完音乐,演奏获得巨大成功。大型音乐会上的出色表现为彭家鹏推广民乐鸣锣开道,他率领民族乐团赴美巡演,场场爆满。一位曾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外交官,观赏演出后钦佩地对他说:“我为了促进中美之间的友谊,做了那么多年的工作,却不如你手中的指挥棒,让美国观众完全被中国文化感动了!”

  2004年,在指挥奥地利国家音乐家交响乐团时,彭家鹏第一次把中国国粹——京剧推上了维也纳金色大厅。《杜鹃山》、《智取威虎山》选段,管弦乐组曲《苏三》,彭家鹏把京剧打击乐和西洋管弦乐合二为一,让国外观众耳目一新。

  在任中国歌剧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澳门中乐团、中国东方交响乐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的同时,彭家鹏还兼任乌克兰国家交响乐团、韩国釜山国立国乐管弦乐团、捷克国家交响乐团和奥地利多家名乐团常任客席指挥。2008年,他又执棒128人的武汉音乐学院东方中乐团。十多年来,彭家鹏用一根小小的指挥棒,将中国民乐的和谐之声传遍世界。当代奥地利最权威的音乐评论家辛科·卫奇赞赏其指挥“生机盎然、热情洋溢、手部动作快而线条优美,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欧洲音乐评论家赞誉他“对音乐灵敏度高、具潜力”;香港媒体称他“新一代指挥俊杰”。据奥中文化交流协会统计,10年来,现场观看“维也纳中国新年音乐会”的各国观众已累计超过1万人次,电视观众则可能超过10亿人次。由于贡献杰出,彭家鹏先后获评“中国金唱片指挥特别奖”、“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在线QQ:550549236
版权所有  嵩山书院网 www.嵩山书院.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