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论剑 书院文化 少林文化 诗词曲赋 嵩山影集 中华精神 大学元典 论语元典 孟子元典
中庸元典 四书五经 字意辨析 时事闲话 诚信建设 文献讲话 聚焦社会 他山之石 留 言
 大学元典  
 文献讲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词曲赋 >>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武陵春① 

风住尘香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② 
也拟泛轻舟。③ 
只恐双溪舴艋舟,④ 
载不动、 
许多愁。 
 
【注释】 
 ①调名出自陶渊明《桃花源记》所述武陵渔人游历桃花源事。又名《武林春》。
 《词谱》以毛滂词为正体。双调,四十八字,平韵。 ②双溪:水名,在今浙 
 江金华城南。 ③拟:准备。 ④舴艋舟:小船。 

【品评】 
   此词写于作者晚年避难金华期间,时在绍兴四年(1134)金与伪齐合兵南
 犯以后。其时,丈夫既已病故,家藏的金石文物也散失殆尽,作者孑然一身,
 在连天烽火中飘泊流寓,历尽世路崎岖和人生坎坷,因而词情极为悲苦。 
   清吴衡照《莲子居词话》卷二评曰:“悲深婉笃,犹令人感伉俪之重。”
 所论甚切。 
   首句用笔极为细腻:其意不过是说风吹花落,却不从正面着笔,而落墨于 
 “风住”、“花已尽”的结局。尘土因花落而香,说明落花遍地,而这又反照 
 出风之狂暴。一句中有三层曲折,确是匠心独动。次句写日色已高,而犹“倦”
 于梳头,从侧面揭示情怀之苦、心绪之乱,笔法略同于其早期词作《凤凰台上 
 忆吹箫》中的“起来慵自梳头”,但一为生离之愁,一为死别之恨,巨细深浅 
 均有所不同,作者在遣辞上易“慵”为“倦”,正显示了二者之间的差别。三、
 四两句是漱玉词中并不多见的直抒胸臆之笔。之所以一改含蓄风格,当是因为 
 汹涌澎湃的情潮已漫出心堤,无法遏制,只好任其自由渲泄。“物是人非事事 
 休”,说明她生活中原有的美好东西已尽皆丧失,无一留存,虽是放笔直书,
 却具有高度的概括力。过片后“闻说”二句宕开一笔,写自已有意泛舟双溪,
 观赏春光,精神似稍振起。但“只恐”二句复又折回,跌衬出更趋深重的愁情。
 “愁”本无形,难以触摸,而今船载不动,则其重可知、其形可想。这是其构 
 思新颖处。此外,下片中“闻说”、“也拟”、“吸恐”六字前后勾连,也是 
 揭示作者内心活动的传神笔墨。


  在线QQ:550549236
版权所有  嵩山书院网 www.嵩山书院.com